沈阳市志愿服务网
www.syszyz.org
沈阳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沈阳市志愿服务联合会沈阳市志愿服务基金会
沈阳网
沈阳志愿支教团:行走西部 追寻心中最美的星空
2017-08-07 15:56:38

(图片来源:沈阳日报)

  志愿者没有耀眼的光环,但却有着富足的精神家园。

  “有一种生活,你不曾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艰辛;有一种艰辛,你不曾体会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你不曾拥有过,就不知道其中的纯粹。”每逢毕业季,在沈阳市东北大学,总有这样一群人,默默背起行囊,踏上西行列车。这群人属于沈阳市东北大学研究生支教团,从2006年至今,支教团共有112名成员远赴新疆昭苏、新疆布尔津、四川三台、江西共青城、云南昌宁等地开展支教服务。

  “人生最大的需要,是被需要”

  对于孩子们来说,亦师亦友的志愿者们在他们心中种下了希望的种子;对志愿者们来说,播种希望的同时也在收获着希望,体味到感动,感受到责任与爱。

  2006年8月28日,由张勇亮、杨铭茹、孙明哲组成的研究生支教团,首次走进新疆伊犁昭苏县洪纳海乡上洪纳海村小学,从此拉开了东北大学研究生西部支教的帷幕。“那一年的穆斯林传统节日古尔邦节,我们发现有一个叫艾勒沙提的女孩心事重重。经过询问了解到,由于家里买不起煤,孩子妈妈正冻病在床。我们3个人为艾勒沙提家送去煤炭,还买了一些肉和蔬菜。”时隔多年,张勇亮依然清晰记得那天艾勒沙提妈妈一边流泪、一边用很不流畅的汉语说出的话:“你们是好老师,你们是好心人!”

  类似这样的故事,每届支教团都经历过。第十四届研究生支教团团员何晓辰虽然已经从新疆回来快5年了,但一提起新疆孩子“颁发”给他的毕业证书,依然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那是2012年5月,孩子们知道何晓辰要走了,就劝他:“老师,留下来不走,行吗?”他开玩笑地说:“研究生还没念完,你们要是给我发毕业证,我就留下。”谁知,两节课后,他真的收到了“研究生毕业证书”——学生们拿一张纸画了个毕业证,上面写着“何晓辰同学成绩优秀,乐于助人,被评为优秀硕士”。孩子们为这张证书设定的编号为1314520,意为一生一世我爱你。“去新疆支教,第一次有了‘被需要’的感觉。这种满足感,是任何工作都给不了的。人生最大的需要,是被需要。”何晓辰说。

  “支教团的责任不仅仅是教学,更重要的是能够充当一座与外界沟通的桥梁。让更多的人关注这里的孩子和教育。希望我们的支教行为能为孩子们的人生注入积极的能量。”第十五届研究生支教团团员贾大宇说。

  第十八届研究生支教团新疆队队长李毅说得更为诗意:“我们就是想通过支教接力,教给这里的孩子去如何选择,选择为自己努力,选择做一个幸福的人,过一个有诗和远方的生活。”

  11年来,一群群闪耀着理想主义光芒的东大学生,带着知识的雨露走进大山,除了授课,还担当着植梦的使命。从四川三台芦溪中学的“蜀梦课堂”到云南昌宁职业技术学校的“七彩课堂”,再到新疆布尔津县高级中学的“筑梦学途”“梦想讲堂”……他们是植梦的使者。“东北大学研究生支教团连续数年对布尔津高级中学的帮助,开拓了学生的眼界,教会了孩子们梦想的重量和仰望星空的幸福,他们,是当之无愧的造梦师。”布尔津县高级中学校长夏丽萍说。

  “在爱与被爱里,传递爱”

  志愿者们不能够把所有的孩子都带出大山,但是他们能够做一扇窗,让孩子们看到外面的世界。志愿者们不仅把学识传授给西部的孩子,更鼓励他们走进高等学府继续深造,鼓励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生活,去建设家乡。

  一年的相处,孩子们和支教团团员们注定不是彼此的过客。哈萨克族少年阿依奔无疑是幸运的。父母双亡、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的他,感受到了第十届研究生支教团5位大哥哥的关爱。支教团团员邱晨现在还记得阿依奔对他说过的话:“你们是老师,又是大哥哥,更是好朋友,我过生日时,你们为我买来了大蛋糕,我在蛋糕前许下生日愿望,一定要考上一所好大学,也像志愿者老师一样去帮助有困难的人。”而邱晨回顾自己的支教经历时这样说:“用一年的时间,用生命的1/70,去创造一次不小的奇迹,在脚踏实地的奉献中品尝到了生活的乐趣。”

  第十三届研究生支教团团员殷娇现在在长春工作,她教过的两名布尔津高中的少数民族学生考到了长春。她说:“见面时,听他们重复我当年上课时鼓励他们走出新疆、有机会要到内地来上学,了解、学习不同的文化,再回到新疆建设更好的家乡的那段话时,自己倍感欣慰和骄傲,骄傲自己用言行影响了别人,欣慰他们可以树立远大的目标并为之努力。”

  第九届研究生支教团团员姚艾君如今在东北大学党委宣传部工作,她说:“9年前支教的经历还历历在目,我们所带的班级27个人,悉数考入大学,大学期间80%的人做过不同形式的志愿服务,大学毕业后6人从事了教师职业。我总会在每年9月10日零点收到他们发来的教师节的祝福,九年来从未间断。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太阳,我们是一支蜡烛,微弱、短暂却有光亮。我们走进大山深处,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和老师。而影响了他们,就可能影响几代人,改变几代人的命运,这是我们最大的幸福,也是我们对西部最长情的告白。”美的本质是什么?姚艾君说,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只要这样的传递和唤醒不停止,西部孩子脸上童真的笑容就会永远美靥如花。

  “与成功相比,我们更需要的是成长”

  “支教是责任教育的生动课堂。支教改变他们自己的,要比他们改变别人的大得多。支教生活条件是苦的,但是收获是快乐的。这一年很值。”这是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团员张博睿的父亲在儿子赴云南支教一个月后发表在中国青年网上的一段话。

  “与成功相比,我们更需要的是成长。”张博睿说。

  像张博睿这样放弃高薪、深造机会走进大山的支教团团员有很多。

  西部支教是播种,更是收获。支教经历究竟给志愿者带来怎样的成长?正在新疆支教的第十八届研究生支教团团员刘思宇对记者说:“支教不到一年,让我学会了踏踏实实做好每项细小的工作,学会表达爱、收获爱,而学生的求学精神也让我重燃对知识的渴望、对梦想的追求。同时,支教团成员间互帮互助、互相关心,让我收获了最珍贵的友谊。”

  第十三届支教团团员刘芳宇说,这一年的经历对自己来说,就是GapYear(即间隔年,西方国家的青年在升学或者毕业之后工作之前,做一次长期的旅行,通常是一年,让学生在步入社会之前体验与自己生活的社会环境不同的生活方式)。机械工程专业的刘芳宇之前一直想从事与本专业相关的工作,而从新疆归来,她开始对教师这个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

  殷娇已走上工作岗位,她说:“周围的同事评价我身上有老师的气质,办事周全稳当,想想这些应该是当时支教经历留给自己的财富。西部一年的基层锻炼,既丰富了自身阅历,更磨练自我意志,让我学会了如何向实践学习、面对困难、解决问题。”

  “以前我们在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到了西部,门锁坏了,我们自己修,淋浴喷头坏了,我们自己换。”第十六届研究生支教团四川队队员闫子文说,“我们学会的不仅是技能,更是一种心态,那就是:作为一个成年人,能独立完成的事情就要独立去做、去做好。”

  姚艾君说,支教对所有支教过的人来说是一种独特的标签和情结。未曾走近时,贫穷落后永远只是书上的形容词;一旦走进后,改变、付出就成为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和自我要求。“走过西部的我们,知道,那朵西部情谊的花从来不在我们的心外。”

  爱的伟大之处在于越分享越富有,而梦的不凡之处则在于越坚持越美丽。对于曾经、正在或即将支教的大学生们,行走西部的那段青春,很艰苦,也会很难忘,但是,在那里,他们一定追寻到了心中最美的星空。